当前位置:大福星情感心中另一个自己(每个人内心都有另一个自己)
心中另一个自己(每个人内心都有另一个自己)
2022-10-02

心理学家有一个专业术语叫“内在小孩”,用我们普通人的思维方式来理解,可以简单认为是人的内心深处住着另一个自己,你或许一直忽略了它,或者一直在逃避它,总之,它是存在的,并且是跟表面上看到的你不太一样的。

在看电视剧《司藤》的过程中,我就不止一次想起这个概念。虽然司藤与白英分体后,完全变成了两个不同的人,司藤善良,白英凶残,司藤睿智清醒,白英则是个恋爱脑,甚至白英为了跟司藤划清界限,给自己换了一张面孔,可我始终觉得,她们就是彼此的另一个自己。

司藤为什么会分出了白英?

那是因为她内心里有白英的那些感受和欲望。

白英想要矢志不渝的专一的爱情,也想要摧毁一切阻挡她得到爱情的障碍。这其实就是司藤压制在心底的欲望,是她的“内在小孩”。

司藤在被丘山抚养的过程中,不仅承受着肉体上的虐待,也遭受着丘山对她精神上的打压。比如丘山会对她说:“你不配。”不配什么呢?生而为藤,不配得到一切跟人有关的待遇。不配笑,不配爱,不配享受美好的生活。

丘山所做的这些,给了司藤很深的暗示,她觉得自己就是不该去奢望得到那些的,不该有那样的欲望,所以当面对产生那样的欲望的自己,她是不愿接受的。但是她又没办法阻止那些欲望的产生和存在,便在这样的纠结中分出了另一个自己。

这个自己,是不能被明意识里的自己所接纳和安抚的,这有点儿类似于我们人类的人格分裂。如果能够把这些跟自己认知不同的欲望化解消除或者坦然接受,就不会出现这样的现象,当自己没办法制住这些欲望,那就只能任由它发展壮大,反过来扼杀了自己。

白英出现后,她的能力大过司藤,或许也有点儿这样的意味吧。被分化出来的白英,一度也不想承认自己就是司藤,她给自己改了名字,换了样貌,努力摆脱司藤的影子,可她终究不是一个完整的个体,她和司藤都只能算一半。

是啊,人性原本就是立体的。每个人都会有善恶,有爱恨,有是非。如果你说善是好的,恶是坏的,爱是好的,恨是坏的,是是好的,非是坏的,你只允许自己有好的一面,不允许自己有坏的一面,那么或许你就不再是一个完整意义上的人了。

很多时候,我们要容许自己有缺点,有失误,有不好的一面存在,甚至要接纳自己心底那些不切实际的欲望。你只有看到并尊重它们的存在,才能与它们相安无事。否则,那就变成了一场厮杀,无论结果如何,受伤的都是你自己。

不接纳内心的另一个自己会导致怎样的后果呢?

司藤纠结对抗欲望的结果,就是分出了白英,白英不仅杀了她,还伤害了很多无辜的人。当然这是运用了奇幻手法的。

还记得曾经那部很火的网剧《隐秘的角落》吗?张东升谋划害死了那么多的人,起因不过是他觉得别人看不起他,他不想跟妻子离婚。觉得别人看不起他是他的情绪和感受,不想离婚是他的欲望和想法,可他的表面看上去却是个彬彬有礼脾气温和的老实男人。

这就说明,在他的明意识里,彬彬有礼,脾气温和的男人才是被认可的,是好的。可是他心底的潜意识里,是想要别人都追捧他,仰视他,想要妻子和岳母都尊重和认可他。他没能好好安抚自己的欲望和感受,便铸下了大错。

可是,如果他接受人的能力有大小,出身有贫富,别人的态度不由自己的主观控制这样的事实,他或许就不会让自己的欲望失控,更不会导致极端行为的产生。

事实上,每个人都会有出现一些自己不能接受的念头和想法的时刻。或者说,每个人内心都有另一个自己。可为什么很多人一生光明磊落,倍受赞扬,而另一些人却堕入深渊,无法回头呢?

区别只在于你如何对待你内心里那另一个自己。

你一味抗拒它,压制它,它就会本能地反抗,很有可能战胜了你原本的理智,比如司藤与白英;你若一味顺从它,迁就它,也有可能会被它驱使走上了歧途,比如张东升。

最好的办法,就是你接受它的存在,然后换一个思路,跟它共生。

如何跟它共生?

如果它想要矢志不渝的爱情,那你就告诉你自己,这样的爱情是存在的,你也有追求这种爱情的权利,只是,这样的爱情需要辨别,不能盲目追随。如果它想要荣华富贵功名利禄,你就告诉自己,这样的追求是正确的,但要视自己的能力而定,不可操之过急。

这世间谁会是完人呢?有美就会有丑,有阳光就会有阴影。对于一个整体的人来说,某个时刻存在一些不切实际的或者错误的念头和欲望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你对它用了错误的态度和方式。

司藤和白英从分化的那一刻起,其实各自都想着重新合体。可是多年以后,白英依旧想合体,司藤却只想做自己。

因为司藤已经活明白了,她相信了不离不弃的爱情,也知道自己是配得上拥有这份爱情的人。她已经接纳了内心里的那个自己,她成了一个完整的个体。

而白英在被邵琰宽伤害后不再相信爱情,她内心的自己依旧是被压制了的,于是她变得疯疯癫癫,依旧是缺失的半根藤。

事实上,你只有接纳并安抚了内心的另一个自己,你才是完整的,也才是理智和清醒的。就如重新归来的司藤。

作者简介:孤独的幸福树,一个喜欢读书和写字的女子,希望我的文字能够伴你温暖前行。